第135章 药方不对偏不说(第一更)

小说:佛系神医 作者:千岛女妖
    此时的薛文宇和手下林川俩人都很紧张,一个盯着老者把脉的手,一个盯着老者的面孔。

    辉哥也抬头注视着老者,只要说自己身体有问题,立马扯胡子。

    母亲是有教尊老爱幼,但是对于无德的庸医骗子,根本不用心软。

    老者神情很是严肃,跟他来的小童,感觉到屋内的压抑感,有些紧张的朝辉哥看了看,这一看就更紧张了,怎么都觉得无力这个小哥哥比边上的俩大人还吓人呢。

    片刻后,老者抬了手起身,对着林川说到;“贵府的小公子身子好的紧,无需调理。”

    林川领他进屋,没有引荐给薛文宇,所以,现在诊看过之后,老者识趣的把结果告诉给林川。

    “你确定?”林川边问边朝自己主子看。

    “老朽能确定。”老者很是肯定的回应。

    “他几年前中过毒,难道没什么大碍了么?”薛文宇放心了,却仍旧开口问。

    “那想必是当初给他诊治的是位高人,老朽没有诊出有什么不妥来。倒是这位公子,最近可曾受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打击,可曾吐过血?”老者看了看薛文宇,很是认真的问。

    “呀,神了。那劳烦您给我家主子开个调理的方子吧。”林川立马脱口而出。

    “什么,父亲,你现在可有哪里不舒服?”辉哥一听就焦急的上前询问。

    薛文宇伸手摸摸孩子的头,对他笑了笑;“你看为父像是有事的样子么?”

    说完,看向老者;“已经无大碍了,不过既然请了你来,那就开个方子吧。”

    老者点点头,请薛文宇坐了下来,诊过脉又问了几个问题,立马就写方子了。又刻意的叮嘱薛文宇,凡事想开些。

    林川给了老者一个十两重的银锭子,老者也没推辞,接了就走。

    “咦,小公子,你能看懂么?”林川刚想拿起药方出去抓药,就见辉哥很是认真的看着方子,忍不住的问。

    林川刚问完,就见主子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立马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小公子在侯府的时候,还是六岁刚要给他找先生呢,结果就出了那档子事。小公子进了幽城,才进学堂不久就去了染坊做学徒。

    所以,就算他进过学堂,日子又不多,能认识几个字啊!

    “我看懂看不懂的都不打紧,只是这个方子还是先拿到别的医馆找人问问再抓药来吧。”辉哥一点都没尴尬的意思,抬头很是认真的叮嘱着。

    听了他的一番话,林川再次往自家主子看去,却见主子脸上同样的诧异。

    九岁不到的孩子,他竟然如此老成的考虑到这么多。

    “吩咐下去,收拾一下启程。”薛文宇开口了。

    林川应声离去,屋内辉哥看着父亲,再次开口问。

    “父亲,可是接到孩儿遇险的消息,才如此的么?”

    薛文宇笑了笑,没出声等于是默认了。

    孩子能这么聪明,他也没必要撒谎隐瞒。

    “父亲,孩儿相信你,一定会找出幕后主使,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辉哥安慰着父亲。

    “嗯,辉哥真是长大了,懂事了。”薛文宇此刻真的是很欣慰。“外面冷,你先在屋里待会儿,为父去出看看。”

    薛文宇前脚离开,辉哥后面立马拿起之前老大夫用过的笔墨,在纸上刷刷写起来。

    当薛文宇的手下过来喊可以启程的时候,辉哥刚把一张纸折起塞进衣襟。

    到了客栈外,辉哥往母亲乘坐的马车看过去,刚好看见母亲的车窗里看过来,微微点了点头。

    “父亲,孩儿可以去跟她乘坐一辆马车么?孩儿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交代她一下,今个起安生些,别惹父亲生气了。”辉哥想了下跟父亲商量着。

    听了孩子的话,薛文宇明明知道孩子的意图,恐怕不仅仅是过去交代一下那么简单,但是想到孩子如此懂事,自己理应相信他才对。

    再加上今个那老大夫诊断过,说孩子身体好的很,所以,薛文宇点了头。

    正好,孩子不在身边,自己也有事要跟几个手下好好的安排。

    没想到父亲会如此痛快的答应,辉哥很是意外,却没敢得意忘形,还板起小脸很是严肃的往牧莹宝那辆马车走去。

    “你,耳朵堵上,不许偷听。”走到马车边,不放心的对车夫说到。

    “是。”车夫不知道小公子要跟车里这位说什么,还不让听,但还是听话的当着辉哥的面,把棉耳包拉了下来包住了耳朵。

    辉哥板着脸上了车,立马就往牧莹宝身边一挤,伸手掏出之前写的那张纸递了过去。

    “他怎么同意你过来?这上面写的什么玩意啊?怎么,你当信使了?他有什么话不方便当面跟我说的?”牧莹宝边接过纸边跟孩子开玩笑。

    看他一脸严肃的模样,难道这纸上是那货拟定的什么不公平条约不成?

    辉哥没言语,示意她自己看。

    牧莹宝笑着展开手中的纸,待看清上面的内容后,也皱起眉头来。

    “龙胆草、栀子、黄芩、牡丹皮……?辉哥,这益气化瘀止血的方子是开给谁服用的?”。牧莹宝好奇的问。

    看看,就说母亲才是最厉害的神医吧,一看方子就知道咋回事了,辉哥对着母亲苦着个脸,仍旧没回应。

    牧莹宝眼睛徒然瞪大,不敢相信的问;“不会吧?是你那个倒霉父亲?”

    “哦,口误,口误,你别恼啊,以前说习惯了,一时间难改。”牧莹宝赶紧认错。

    辉哥哪里会恼,他才是早就习惯了的那个好不好。

    “母亲,这个方子没什么不对的吧?父亲手下外头请来的大夫,我怕不靠谱呢。”辉哥开口说正事儿。

    母亲确认这个方子没问题,那才是真的没问题。

    然后他又告诉了牧莹宝,父亲究竟是何缘故气急攻心吐血的。还仔细的说了父亲回答那老大夫的症状。

    哎呀,可不就是倒霉的家伙么!牧莹宝听了,心里嘀咕着。

    不过,这会儿牧莹宝倒是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思了,薛文宇听到辉哥在幽城遭遇那样险恶的事,气急攻心吐血,也正说明他爱子心切。

    精神病症中医学认为,七情异常会伤及脏腑而致病。

    过喜、狂喜怒可伤肝,暴怒可导致吐血。

    “放心吧,开这个方子的大夫很靠谱。而且,听你刚刚说他的症状,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了,再照这个方子吃一段时间,就会痊愈的。”牧莹宝心疼孩子,赶紧安慰他。

    “母亲。”辉哥听到母亲的话,心里这才算真的放下来,伸手挽了牧莹宝的胳膊靠在她身侧;“你们什么时候能冰释前嫌呢,那样儿子就能同时跟你们一起了。”

    牧莹宝听了笑了笑,不想打击孩子吧,可是也真的不想孩子对这件事期望太高。

    “辉哥啊,这个恐怕难度比较大。除非,太阳啊打西边出来。”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到。

    “母亲,你不是说过时间会改变一切的么?”辉哥立马仰头抗议。

    “好好好,我不说了,儿子好不容易过来待一会儿,就不惹你不开心了。”牧莹宝难得的妥协。

    辉哥闻听此言,也不在说什么,就安静的靠着母亲。

    牧莹宝心里叹息着,自己的确是说过时间会改变一切的,她跟他之间的关系也会改变,但是再改变也不会真的由相厌变相恋。

    就好比刚刚看见那张方子,若是由她来开的话,把其中的两味药用另两味替换一下,那效果才会更好。

    这张方子的确是对症下药的,但是呢,会稍微的有点副作用。

    至于什么副作用么,只要他开始服用一天后,就会立马见效。想到这里,牧莹宝心情就格外的好。

    不是她没医德,而是觉得,让那讨厌的家伙恢复得那么正常干嘛,有精神来虐待她么……

    喜欢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请大家收藏:()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青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