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鑰匙,即是本心

    大帝,這是至高無上的稱呼,自從天穹化生這十五萬年之間,一共也沒有出過多少名。

    這早已經不是靈脈遍地,諸多強者紛紛遨游太虛的那個年代。

    現在的大帝,比起那個年代的大帝,還要多走很多路,更代表至尊無上的成就,一名真正的大帝就在面前眼睜睜的隕落,這種震撼,已經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就連太虛之中的星辰,都有無數星光在垂落下來,如同挽花在飛灑,感嘆一名驚天強者的落幕。

    “殺!”

    黑發飄舞的俊美域外天魔大帝和蒼老的白骨域外天魔大帝同時驚悚,但是隨即爆發更為恐怖的殺機。

    “重返混沌,破除不朽!”

    蒼老的白骨域外天魔大帝似乎勘破了魏索領悟的不朽大帝的法則,身上飛起了上萬個白色骨片,與此同時,他身下的那艘白骨巨船之中,每個域外天魔的頭顱之中都有滾滾的本源精氣噴出,匯聚在他身上飛起的上萬個白色骨片之中。

    這上萬個白色骨片馬上化成了混沌流光,全部瞬間打入了魏索的體內!

    “喀!”“喀!”“喀!”….

    魏索的體內,似乎有無數個混沌天地正在化生,每一個天地都堵住魏索體內的一個竅位,阻隔他和周天星辰,和這個天地的聯系。

    “你很在意這些人,既然如此,我就先將她們全部一個個滅殺在你的面前。”

    黑發飄舞的俊美域外天魔大帝似乎捕捉到了魏索的神念,滿頭的黑色長發在虛空之中劃動,上面綻放出了一條條黑色的閃電,每一條黑色閃電的頂端都是一個猙獰的骷髏頭,都是一個黑洞,朝著姬雅和韓薇薇等人打去。

    他十分毒辣,不僅是要逼魏索出手相救,而且還要徹底打亂魏索的心神,讓魏索無法演化恐怖的帝威。

    “我已經說過,無論你們想要在我們這方天地做什麼,都要先問問你們自己有幾個人能最終活下來。”

    但就在此時,已經被上萬片白色骨片打入體內的魏索的聲音卻也響了起來,也化成了震懾魔音,遏制了其他半帝級和準帝級的域外天魔的出手,與此同時,他滿頭閃動著銀色霞光的頭發也全部飄舞了起來,每一根頭發都刺了出去,竟然是每一根頭發都纏住了這名俊美的域外天魔大帝的黑發,“嘩啦”一聲,就像在水中拖動一條大魚一般,竟然直接將這名俊美的域外天魔大帝拖到了自己的身前。

    “咚!”

    “咚!”

    “咚!”

    魏索的拳頭一拳拳的落了下來,所有的元氣法則在他和這名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大帝面前崩碎了,他對于這個天地的元氣調用也被蒼老的白骨天魔大帝遏制了,但是他卻是用肉身之力,敲打著這名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大帝。

    “他的肉身竟然到了此種地步!”

    所有組成白骨巨船的域外天魔都是嚇得狂叫了出來。

    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身上散發的神光竟然被全部震碎,魏索憑借肉身對敵,竟然每一拳落下,這名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大帝的竅位之中,竟然也是被他轟出一條條黑色的鮮血。

    “啊!啊!….”

    黑發飄舞的俊美域外天魔大帝連連狂吼,但是根本無法擺脫魏索,連一片片碎裂的骨屑都被從體內打了出來。

    一條條黑色的鮮血和一片片碎裂的骨屑都在虛空之中散化成一條恐怖的魔光,足以滅殺真仙一重的大能。

    “啊!”

    “啪!”

    一聲爆震,整個荒族本源浮屠徹底崩裂,一股股雷火從崩裂的縫隙之中涌了出來。每一塊崩裂的地面都燃燒了起來,只有那一個乳白色光罩還是一動不動。這名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大帝一聲狂叫,魏索的一拳沖擊在他的眉心之中,他的兩顆眼珠都被打得震了出來。

    “殺!”

    蒼老的白骨域外天魔大帝也徹底的毛骨悚然了,他沒有想到直到此刻魏索還有如此驚人的戰力。即便是感覺穩操勝券,此時他都是渾身發冷,也有種要隕落的致命危險。“唰!”他的雙手往身下後方一抓,他身下後方那組成白骨巨船的所有域外天魔都是一下子張開了嘴,每一名組成白骨巨船的域外天魔的白色脊骨竟然都是被他抓了出來,都是從這些域外天魔的口中抓出來。

    這是一副難以想象的場面。

    所有組成巨船的域外天魔的脊骨,都被這名蒼老的白骨域外天魔大帝從口中抽出來。

    無數條脊骨全部化成了一片片白色的骨符,最終又是匯聚成了一條長矛般的脊骨。

    這一切全部在瞬間演化,這條蕩漾著空間和時間兩重法域氣息的雪白脊骨如同一條歷史長河,重重的刺入了魏索的體內。

    “唰!”

    無窮無盡的華光從魏索的後背沖了出來。

    這一瞬間,魏索體內的一切,都似乎被摧毀,化成了飛灰,化成了流星,噴灑了出來。

    “啊!”

    魏索身上的元氣力量急劇的衰竭了,但此時,他卻是也發出了震天的狂吼。

    所有從裂開的荒族本源浮屠的裂縫之中涌出的雷火,周圍的雷罡氣息,全部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匯聚了起來,在他的身前凝成了一柄雷罡和天火凝成的長劍。

    整個天地,瞬間都似乎沒有了雷罡氣息。

    無論是雲靈大陸,還是天玄大陸,還是更遙遠的玉衡大陸,天墜大陸…所有正在電閃雷鳴的地方,一瞬間,所有的閃電和雷罡也都消失了。

    很多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修士都是震驚的仰首望天,他們不知道此刻為什麼本來的電閃雷鳴為什麼會突然消失,但是所有的人也感覺到,在這處天地的某一處地方,有一股恐怖的氣機正在爆發。

    “啊!”

    蒼老的域外天魔大帝也瞬間發出了驚駭欲絕的尖叫聲。

    “噗!”他和身後的兩條白骨巨船,都被魏索身前演化的這一柄恐怖到難以想象,冒出的雷火氣息自然凝成數萬尊各色道尊虛影的雷火長劍斬得倒飛了出去。

    倒飛出去的同時,這名蒼老的域外天魔的肌膚都一寸寸化成了黑灰,身後一方方虛空湮滅,而兩條白骨巨船,也是在一次次的巨震之中,一層層的崩潰。

    “他竟然強橫到了此種程度!”

    這一瞬間,就連這名蒼老的域外天魔大帝都有種魏索是這方天地主宰的感覺。

    魏索的修為和他們三個最多只能算是同一等級,但是在這方天地之中,魏索以一敵三,卻是先利用荒族本源浮屠的所有威能和自己演化的神威全部一擊,滅殺了他們中的一人,又乘著荒族本源浮屠落到九天雷罡層中時,瞬間抽引這整個天地的雷火,發出了這一擊,將他都打成此種淒慘的境地。

    這一切明顯全部都在魏索的計劃之中進行,他將這方天地的元氣法則利用到了極致,如同主宰。

    但就在此時,光華閃動之間,魏索卻是拖著黑發飛舞的域外天魔大帝,到了乳白色光團之前。

    他的手沒有再握拳對著這名眼珠都被他崩了出來的域外天魔大帝砸出,而是觸踫到了這片和天穹的氣息一模一樣的乳白色光團上。

    “啪!”

    他的手再次被乳白色光團彈開。

    “魏索…”姬雅、韓薇薇、水靈兒、南宮雨晴、陰麗花、元陰老祖….所有人都明白了,最後的時刻已然來臨。

    魏索的身上已經再無半點血色,他所有的真元和氣血,此刻似乎都已經耗光,只有體內一萬多團混沌的色彩,在彌漫他的全身。

    雖然將剩余的兩名域外天魔大帝都打得重創,但是他卻已經再也無法戰斗下去,走到了最後的關頭。

    但是這最後的希冀,那名傳說中的白衣大士遺留下來的東西,卻是依舊無法得到。

    “我們一起走吧。”

    就在此時,魏索對著姬雅和韓薇薇等所有人,露出了一個疲憊而勉強的笑意。

    他的整個身體,開始從內到外燃燒了起來,一片片銀色的霞光和赤色的霞光,化成了一個個黑洞般的漩渦,往上方的太虛攀升。

    “轟隆!”

    無盡的虛空之中,無數的星辰在震動,一股股磅礡而恐怖的星力,匯聚成了無數條毀滅性的光焰,沖擊下來。

    “只可惜這方天地只有你這樣的一名存在。正是這方天地有你這樣的大帝存在,我們才不能讓這方天地留下任何一人。”兩名域外天魔大帝和許多存活下來的域外天魔臉上都是露出了猙獰和快意的笑容。就連黑發域外天魔大帝此刻都只是掙脫了魏索,飛射到了渾身漆黑的蒼老域外天魔大帝的身旁,兩人聯手撐起一個慘白色的光罩,阻擋上方落下的天威。

    所有這些域外天魔都很清楚,魏索已經走向最後的末路,不可逆轉。

    “唰!”

    但就在此時,讓所有的人都徹底渾身一抖的是,魏索等人身後的乳白色靈光光團,突然迸發出了令兩名域外天魔大帝都渾身戰栗,要拜服下去的氣息。

    一條白色光影,從中走了出來。

    “鑰匙,即是我所要的本心…”一個淡淡的聲音,如同從高山之巔的寂寥風聲中傳來。高處不勝寒,而充滿慈悲和與天爭的氣息。
第一千兩百八十四章 鑰匙,即是本心